社团思考

本文没有任何阅读价值,仅仅是我现在的一些杂乱的想法整理成的一篇杂乱的文章.


正如我之前所写到的那样,即将升入高三的我已经为社团,也就是成骇联盟,选定了两个社长的接班人,一位是初二的 H, 一位是高一的 C. 开学已有三周,社联那边终于允许开展社团活动了.于是在今天中午,我们社团(唉,之前我一直用的词是"我社")开展了我卸任社长后的第一次活动.我的想法是,新一代社长主持的第一次活动,我还是参加比较好,不过以后应该就不会再参加了.于是我就去了.

唉,怎么说呢,既出乎意料又在预料之中吧.活动结束后我想了很多,不如在这里记录一下.

可以说,我是很失望并且有些愤怒的.令我自己也感到奇怪的是,整个活动中,包括结束之后,我却怀着一种复杂而奇妙的心情一直在笑.社团究竟应该是干嘛的?我算是看懂了,经营一个社团跟玩游戏也没有什么区别,或者说,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没有区别——它们的共同点在于,让自己高兴就好了,其它的有什么意义呢?

我在里写到,担任社长越久,我就越是感到,我做这些事情其实是为了自己而做的.我会牺牲各种时间来准备一次社团活动,因为那是给我自己看的.我,极其自私地,享受这一过程:台面上,我们说的是(我说的是)建立一个平等的交流平台,营造一个技术至上的氛围;实际上呢?那他妈只不过是象牙塔一般的幻想,现实无数次告诉我那根本不可能;考虑到这一点,我发现经营一个社团,或是曾经经营过一个社团,是再有趣不过的事情了:我什么都不用考虑,我只知道我做的是我自己喜欢的事情,至于有没有人能激起共鸣,能不能遇到同好,那关我什么事?对呀,我辛苦准备的活动内容,怎么也不如电脑游戏有趣;我绞尽脑汁思考怎么才能简明地解释某个技术概念,用尽各种手段阐述原理,尽可能以我能够达到的最高标准来要求我主讲的活动,然而呢?照样地,能够听懂,或者说能够与我一道感受其中乐趣的社员仍然寥寥无几.无所谓,我不管做什么也没法改变现状.花了我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准备的社团活动开放日,倒不如说招来了更多初中的小白;照样地,我可以说有 85% 的社员在参加我社活动时只对这些事情感兴趣:破解 QQ 密码,破解学校 WiFi, 电脑游戏, Bilibili 或其它地方的视频. Anyway, 我做什么也是徒劳,那么,倒不如自娱自乐,自己扮小丑给自己看,博自己一笑罢了.

那么,写写今天中午的社团活动吧.因为初中那边周五的午休时间只有 20 分钟,所以我们的活动时间也只有这么长.事实是,那已经足够长了. C 之前说他准备讲讲 TCP/IP 和 HTTP 协议相关的内容,我倒挺感兴趣.不过他告诉我出了点问题,今天没法讲.于是 H 来讲社团相关的事项,时长大概 10 分钟,包括你难以想象的,以前从未在我社活动中出现过的喧闹和无序.在这 10 分钟内我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椅子上,保持着礼貌的,尴尬的笑容.不过后来我觉得那也许是由衷的笑,因为我的所见所闻确实充满了一种黑色幽默,如同是自嘲般的滑稽令我没有理由不笑出来.

教室里有 20 人左右.后来我问了 H 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没有高中的社员?回答是假条是发到了的,估计他们有事情.当然,这个可以理解,毕竟我社几乎就没有高中的社员;二是这么些人中,有多少是和 H 同班的?回答已经被我选择性遗忘了;我是说,希望如此.

所以你可以想象那是一个怎样的活动场面.或者,怎么能说那是社团活动呢?明明是 H 的班级聚会吧. H 在上边介绍社团管理人员,令我惊掉下巴的是,除了两个社长,还有什么人事部/宣传部/后勤部. wow, 你猜我怎么想的?我挂着一副毫不严肃的戏谑的表情,如同置身于大型过家家游戏中.我一直认为,扁平化的管理结构最适合技术类社团:只设立社长,弱化分工,实际上是有助于平等的交流环境的建立的(这种环境中社长与社员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你会看到,许多厉害的创业公司也是这种架构).当然,你可以说我有控制欲,自己喜欢扁平化就不允许接班人搞这个"多级化"(姑且这么称吧);但你可以想想,一个技术类社团,有那么多事情需要这么严明的分工吗?推而广之,我认为至少在高中,几乎所有的社团都没有必要设立各种部门(有例外,比如像模拟联合国这种体量又大又是学校主推的社团).真的,这么做显得特别幼稚,就像是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一本正经地说着我当爸爸你当妈的那种搞笑,关键是小朋友们至少能让人感到可爱,然而一群再过几年就要成人的人围在一起说这种事情只能让人感到反感和匪夷所思.

另外呢, H 毫不避讳地把社团活动称为"讲课",我也是一阵恶心. Anyway, 他爱怎么叫怎么叫.然后还展示了一段解释"黑客是什么"这个问题的文字,有句话大概是这样的:"黑客不参与政治." wow, 随你怎么说好了,反正现场除了我估计也没人认真读那段话.你们要是觉得我这种心态是控制欲大爆发,那就是好了,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好辩解的.不过我倒是向我自己解释道,世界是多元的,有不同的观点才好.于是我被我自己说服了,或者说,逗笑了.

后来 H 告诉我他还是准备做宣传视频投给校园电视台(上学期他就给我说过).这次我倒是笑着说了句好啊,反正视频里绝对不会出现我的名字,激起怎样的反响也与我无关.不过希望 H 能告诉我具体的播放日期,便于我及时装病逃过校园电视台的节目.对了, H 还宣布他准备竞争"星级社团".怎么说呢,这些事情实在让我感觉哭笑不得.好吧,除了边哭边笑我也不知道该做出什么适宜的情感反应了.

也许可以试着想象一下那种极度的喧闹与无序.如前所述,参加的社员几乎都是 H 的同班同学,(那几个"部"的部长估计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气氛就容易变得极其的轻松惬意,对了,你还不能忘记他们都是初中生,那种除了玩其它什么都不知道的初中生,当然,对于"黑客技术"的兴趣估计也只在于 QQ 密码和学校 WiFi 上.

我感觉我被侮辱了.(当然,经历了这么多我也已经不知道侮辱为何物了.)承载了我高中生活几乎可以说是所有热血的这样一个社团,哗啦一下变成这个样子.好吧,这已经与我无关了.

当然,这样的情形,也是理所应当的(至少我是这么向自己解释的).我们学校,初中三个年级,高中三个年级;实际上,高三在另外一个校区,高二几乎不再活跃于社团,那么在不加干预的情况下,一个社团的成员比例应该是初中生:高中生 = 3:1. 这还没有考虑初中生比高中生更容易跟风从众,比如 H 把自己班几乎 1/3 的人都吸了进来,其它一些社团,据我所知,也有类似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控制入口已经非常困难,而对于一个技术类社团而言,这个问题更加致命.无法控制入口也就无法控制社员质量(抱歉我对"人"使用"质量"来描述),无法控制社员质量也就无法控制活动质量,这已经近乎是一个死循环了.对于一个技术类社团来说,活动质量差,那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此外,过去我也常常想到,这样一个以"黑客技术"为主题的社团,如果失去了最初的领路人或者说核心成员,几乎是难以为继的.一方面,我们国家的教育制度下中学阶段(包括初中和高中)本身就学业繁忙,难以抽身,在这个年龄段几乎找不到既对技术有热爱又对技术有深入了解的人,特别是在"黑客技术"这样一个相对冷门的方面;另一方面,"黑客技术"这个主题极其容易引来低级趣味者.是的,计算机技术的各个领域,能够像磁铁一样吸引来这么多无知又无趣的小白的,大概也只有黑客技术了.(仔细一想,你会觉得他们真的挺可怜的,人世间的趣味有高级的也有低级的,有人把低级趣味当作极乐,我又能说什么呢?具体来说,破解 QQ 密码这类的,究竟能给人带来多少快乐?有多少趣味?我宁肯对着黑乎乎的命令行界面琢磨各种技术与原理,经历挫折与失败——想砸键盘的那种失败,但最后的艰难的成功带来的疲惫的欣慰的笑,应该是鲜有什么其它的"趣味"能与之相比了.这种趣味也是我一直希望,并致力于在我主持的社团活动中表达的.)

我在想,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各人的价值观不同.我会为了准备一次活动而熬夜熬到一个难以置信的时间才睡觉,我会觉得这是值得的;别人也会认为简单地把一次活动糊弄过去就完事,并为之感到满足.正如我所说,社团什么都不是——没必要在其上倾注自己的理想和热血;仅仅让自己开心就好.我和别人对待社团活动或许有不同的态度,但共同点在于,这不同的态度可以让我们各自享有乐趣,那就足够了.毕竟社团什么都不是.

令我担心的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让我感到我的价值观(或者说对于世界的最基本的那种观念或态度)与别人的(不算小的)差异了.我在想,我以后能"融入"社会吗?我不知道.我希望这只是在妄想.

说实话,我发现很多事情我都不会(一直以来,我甚至认为我不会生气);或者说,当我发现我与大多数人在某些方面不一样我发现大多数人与我在某些方面不一样,我会有些恐惧.我向自己推脱说没人教过我这些.确实没人教过我经营一个社团应当持有如何的态度.有时我会自责,自己做有些事太认真了,做有些事太不认真了;后来我想,这还是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我几乎是无知的:我应该看重什么?我应该怎么做事?我给出的答案也许会很不一样.

说到"认真".我主持的最后一次社团活动的 PPT 的最后一页,本来想加上一句"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后来没加,一是因为我觉得我"驾驭不了"这样一句有些鸡汤倾向的话,二是因为,虽然我喜欢这句话,但我极度反感锤子手机(见再见, Nexus. ),这是立场问题.不过抛开这些不谈,我在约一年的社长任期中,几乎就是在履行这句话;我也希望在接下来的岁月里,能够继续履行这句话,至少在我"选择去做"而不是"要求去做"的方面能够如此.

其实真的挺傻的.从旁观者的视角来看,我做的这些事根本不值得,或者叫做"不划算".我所认真对待的,在别人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呢?(同样,这也不是第一次让我意识到这点了)就算是现在,我还在为了嗫喏地阐明我对这个社团的思考,写下这四千多个字,也真是不值得.不过这是从旁观者的角度看的.对于我自己来说,我一点也不后悔;我应当释然.我给我的高中生活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本身已是无上珍贵的经历了.最近我想起过去担任社长的时光(也没过去多久嘛),仍然觉得很开心;也许我很久以后再回想起这些时光,也会觉得很开心.那就够了.其它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以上.

3 thoughts on “社团思考

  1. 「我发现我与大多数人在某些方面不一样」
    不应该这么说,应该说:
    「我发现大多数人与我在某些方面不一样」

    我们所在的环境,技术上能够交流的人太少了。哪怕是我这种停课搞了竞赛对这些圈子还算的上熟悉的人,在信安方面也是个傻逼;更何况一些只会用鼠标来操作 windows 的人了。

    至于在学校办这种技术/学术社团……我只能说,这是通病。

    在成骇的经历不必多说了。印象最深的是,我讲的东西低端到无比,但是大家仍然漠不关心;只关心解除控制后的游戏。

    我曾经还参与了另一个叫做化学社的社团,同样得出了「在这个学校里不适合办学术社团」的结论。诚然我化学一点都不好,自认为去连去分享的资格都没有,分享内容甚至是高一课本;但我见到的更多的是进来的社员相比起来更关心你的口误,对化学的兴趣停留在看爆炸上。

    你要知道啊,到了正常的大学这种事情好办得多呀。

    祝高考考好。如果有幸到了同一个大学(我现在有一个 SJTU 的一本约,所以应该是去 SJTU 了),我非常愿意和你一起再搞些大新闻 233333333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