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有趣的事,可能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有趣

先上几张图.

rasgame_weibo 3DM-3

3DM-1 3DM-2

rasgame_weibo-2 rasgame_weibo-3

简单说下是怎么一回事吧.一个月以前,古墓丽影系列新作 Rise of the Tomb Raider 发售.由于使用了 Denuvo (谁 tm 起的烂名字,一点都不好写)加密,几乎不可能被破解.于是某论坛中便交流得出一种免费获取 Rise of the Tomb Raider 的方法,也就是第一张图里的内容:先用银联卡在 Steam 上购买并下载,然后在另一台电脑上申请退款.等退款完成后,再在前一台电脑上以离线模式启动游戏.于是正版玩家就向 Steam 举报退款被滥用,接着盗版玩家也开始向有关部门举报 Steam 违法经营.然后事件持续发酵,臭名昭著的游戏破解组 RAS 竟然以"Steam 垄断游戏业"为由为非法获取 Rise of the Tomb Raider  开脱.

"真是有趣."看到这些,我大概是这么想的.

在这个国家,我见过了太多有趣的事.以至于当那些应当被谴责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也只剩下一句"有趣"了.是啊,这些关我什么事呢?正盗版玩家互撕,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有 Steam 账号,我的账号上有一百多款游戏,够我玩好几年了.网络愤青和给墙洗地的人互撕,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知道哪里有最新的 hosts, Google, Gmail 对我来说畅行无阻.什么广电总局封杀动漫,什么在线听音乐付费看电影付费,跟我有什么关系?大不了不听了,不看了就是.他们说什么,会影响到我吗?

很多时候,在这个国家的网络上发生的这些事情,我都会以一种置身事外的角度看待,就像看笑话一样.我告诉自己,他们再怎么吵,也一点都不会影响我.

真是这样吗?但愿如此吧.

看起来像是个滑稽的问题:如果 Steam 真的被墙了我该怎么办?如果某墙真的启用白名单了我怎么办?如果朝中哪位大人物一拍脑袋拔掉海底光缆我怎么办?

或许这些都不会发生,或许在哪一天这些都会发生.毕竟这个国家是这样的一个国家.

我才突然发现,"有趣"只是自己的一个借口.无非就是逃避是非的争端而已了.对于正盗版,墙这些敏感话题,我当成笑话看,只不过是因为我以为这些都与我无关,所以谁对谁错也不重要了.有人支持,我不评判他是对是错;有人反对,我也不评判他是对是错.一句"有趣"就可以糊弄过去的事情,干嘛这么较真?

不仅仅是我.

这个国家的人们在渐渐丧失辨别是非的能力.人们不愿辨别,或者说,不敢辨别.有人问:为什么打不开 Google? 便有人答: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大概还要附上一个这样的表情:tieba_smilies50).有人问:我在 3DM 下载的游戏应该是正版吧?便有人答:你管他正版盗版,能玩就行.是非观就是这样扭曲的.前些天看到一篇贴子,里面有人说,斜眼这个表情之所以这么流行,是因为它很"友善".是的,模糊了是非的界线,不就友善了吗?发一个表情便能化解双方的对峙,如此划算,岂不美哉?

人们不去辨认是非,原因大概是这个国家也不愿去辨认是非吧.
自行脑补,这里我不想写.

真是愉快啊.一个不愿辨别是非的国家,一个不愿辨别是非的民族,如此生机勃勃地自成一体,宛如乌托邦一般的世界.

那么对于这样一个国家,还需要什么是非?好吧,微软爸爸大手一挥,管你正版盗版,都可以免费升级 Windows 10 !真是令人愉悦.人们并不知道自己除了丢失辨别的能力,还丢失了更重要的东西.自由.

人们自愿地放弃了辨别的权利,于是这份权利便移交给政府.一直以来都听说这个国家的政府像家长一样,什么事情都要管.民工讨不回工资了,找政府吧!食品安全有问题了,找政府吧!环境污染太严重,政府怎么没措施呢?教育制度反人类,政府怎么不改革呢?对呀,如此无能的国民,制造出了如此权威的政府.于是大家都不愿做的事:辨别是非,也就顺水人情地,交给政府咯.于是朝廷便告诉大家:Facebook 是坏的,该封; Google 是坏的,也该封;这部动漫啊,这么多违禁内容,不封怎么能行...你们别插嘴,我说哪个该封,哪个就该封.我说哪个是对的,哪个就是对的.

我们所诅咒的,正是我们所创造的.

关于这个话题,就写到这里. Read more: https://teddysun.com/399.html 的最后两段.

当然,在这个国家,并非人人都如此圆滑.如此特别的社会,也催生出一些特别的人.他们好像永远是对的,站立在道德,真理等等一切事物的制高点之上,非此即彼.半年前,clowwindy 大神被请喝茶,这个社会有趣的另一面便被这个大新闻完全地激发了出来.先是缅怀 shadowsocks ,再是歌颂 clowwindy 大神,这都没有什么.然后舆论就慢慢的变了味,有把 clowwindy 大神叫做"当代中国的脊梁"的,有叮嘱 clowwindy 大神注意人身安全的,有替 clowwindy 编好挂名的名人名言的,有指点 clowwindy 大神怎么去某国申请政治庇护的,还有把别人的后半辈子都规划好的:拿 V92 签证,去"一个能自由地写代码的国家"生活,到硅谷一线公司拿 150K+ 年薪.我可以试着想象一下 clowwindy 大神的感受:原本的目的只是方便自己而写的一个小程序,一下子在这个国家炸开了锅,有的人靠它赚得盆满钵满,有的人把它吹得神乎其神,更多的人连 ss 和 ssh 都分不清,但也在论坛,贴吧,知乎,微博,等等等等的各种地方谈天论地,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认为 clowwindy 是互联网时代的自由斗士,正如某大革命时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拥护党一样.整个国家的人都疯狂地吹嘘着 clowwindy 大神的丰功伟绩,都极力地夸耀着 shadowsocks 的造福人类.然而呢?GitHub 上的 shadowsocks 项目,还是由那么寥寥几个人维护着.clowwindy 本人看到这样的景象估计也会由衷地感到有趣吧.

这就是国人的奴性.除了在网络上如同骂几辈子的仇人一样地骂有关部门,除了转发几条煽风点火的微博并加上自己的一些愚昧的评论,这些人还会干嘛?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自然有人会批判这种现象,这个国家还是有清醒的人的.但这些人稍微说出点清醒的话来,就马上被骂成政府的走狗,给体制跪舔还满口叫香的奴隶,给墙洗地的五毛,没有自己主见没有自我意识的机器.

哦,我又该说什么呢?

如前所述,很多人丧失了辨别是非的能力.更有甚者,他们有搅和是非的能力.如此的这样一个国家,也只剩下一句"有趣"了.

我第一次知道"续命"这个梗的来源的时候,真的是口瞪目呆.也对,只有生活在这个神奇的国家的人们,才会把这样一件事情变成茶余饭后的笑谈.是呀,下一个被续的又不是我,那这件事又跟我有什么关系?不如编几条段子娱乐大众.混淆是非者,反而享受着这种虚幻的娱乐.国家也需要这种虚幻的娱乐,来把国民糊弄过去."你说坦克清广场?死扣历史事件有什么意思,不如看看这条新编的段子吧!"这样一个神奇的体系,既给国家遮丑,又给大家欢乐,真是乌托邦一样的社会呀,任何一件悲惨的事情都能变成有趣的事情.如此生机勃勃,自成一体.

所以当我在写下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也感到异常的迷茫.我想知道谁是对的,谁是错的,但是没有人会告诉我,也没有人允许我知道.对于某墙,对于广电,对于存在于这个国家的一切被人谩骂被人诅咒或是被人吹捧被人歌颂的东西,我该是一个怎样的态度?

我真的不知道.也许最好的答案就是"有趣"吧.

这个神奇的国家孕育出一个神奇的民族.这些人中间,要么是非不分满口"有趣",要么偏激极端非此即彼.我又该把自己放在哪里?

去年这个时候,或者还要晚些,我搭建了这个网站.我珍惜这样一块小小的,却又相对自由的空间,所以建站之初,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要求:一定要发表客观的言论.现在一年过去了,我才发现,哪里有什么客观呢?整个社会疯狂至此,哪里去找客观的言论?对错都不分的人,说得出什么客观的话来?

一年来,我一直没有给 NOTA.MOE 这个域名备案,还自诩为"拒绝接受言论审查".现在看来,我坚守的这些信条,又算得上什么呢?言论审不审查,是其次的;真正可怕的是,我自己也摆脱不了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和这些人的思想了.写完上边这些愚蠢偏激的三千多个字,我觉得我就像我所写的那些人,一样了.我和他们难道有半点不同么?那么,再怎么拒绝言论审查,也是无济于事,这个国家的这些思想,这些逃避现实,混淆是非,娱乐至死的思想,我想,也是在我身体里,抹不去了.

也是在每个人身体里,抹不去了.

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那么,在这里简单地许下我的心愿吧:我希望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我能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敢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希望我所拥有的这份是非观,互联网上的任何人也共有,这个国家的任何人,也拥有.

以上.

 

这篇文章发表之前,我专门去业界毒瘤 GoDaddy 买了一年的 WHOIS 保护.希望水表不要炸——这大概才是我现在最迫切的心愿.

2 thoughts on “有些有趣的事,可能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有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