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7 年 6 月 4 日,"六四"事件 28 周年.

可以说,如果 6 月 4 日都可以算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的话,那中国人的纪念日不知道有多少.每天都有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每天都值得纪念."六四"只是这么多事件中的一个,或许不是最典型的,或许不是最令人难以接受的;只是因为我们只知道它罢了.这么说来,我们这些自诩为比别人多知道一点真相的人,仍然不过是在无形的镣铐与锁链之下的井底之蛙而已.

28 年过去了,一切都在向坏的方向发展.自由与民主离我们越来越远,每个人的声音,每个人的力量变得微乎其微.前几天看到一张老图,当年"六四"事件前夕,人民日报的记者们也举着标语声援游行学生,要求新闻自由. Wow, 真的难以相信如今的"朝廷喉舌"当年居然也有这样的骨气. 28 年后,连这些有骨气的新闻工作者们也变得卑躬屈膝,奴颜婢色,更不用说普通人了.普通人的手和脚早就被打断,嘴里也说不出一句掷地有声的话来.

我们说信息时代网络是人的一个器官,这并不夸张.有人靠网络看见东西,有人靠网络说出话来;那么,切断网络无异于给人截肢.从来不会有人预料到封禁 Google 和 Wikipedia 会给中国人的思想带来这么大的影响:出生在今天的孩子们,他们不会知道如何获取真相,他们天生地对互联网自由感到疏远,他们接受着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审核的信息,他们不认为网络封锁是不合理的——只有在井外呆过的青蛙才会想着从井底跳出去.这些"下一代"的人们,与 Google, 或者说与自由,从一开始就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从小就习惯于枷锁,谁能相信他们长大后不会高声歌颂祖国;谁能保证,当"天安门母亲"或其它维权团体的成员日渐老去后,这些人,这些中国的新一代,他们能够继续与这个体制,这个暴政的国家抗争?

3 天前,网络安全法刚刚生效.在我看来,这是一部险恶,卑鄙的法律.它打着"安全"的旗号,却让中国的互联网变得更加危险;它正尝试着让曾经的的潜规则和暗箱操作合法化.在这部法律制定和生效期间,都有数十家在华外企联名抗议,希望能够使其制定工作取消或延迟生效.然而国内的媒体是如何报道这一事件的?他们说,这些被"超国民待遇"惯坏了的外企,觉得网络安全法触动了自己的利益.真的令人心寒,我朝竟是如此的下贱,一边巴望着别人来华投资,一边抹黑诋毁别人.当我在百度的相关搜索里看到"网络安全法手抄报"和"网络安全法知识竞赛"时,你也许可以感受到我的失望与愤怒.孩子们是没有什么判断力的,今天你可以让他们歌功颂德,用最鲜艳明亮的色彩绘制一张关于这部恶法的手抄报,明天你也可以告诉他们"六四","反右运动",抓捕维权律师郭文贵的爆料都是莫须有之物.另一方面,网络安全法还在将过去的非法行为合法化.前段时间苹果拒绝帮助 FBI 解锁犯罪嫌疑人手机的事件,如果发生在中国,显然会有一个截然不同的结局.过去,政府也会审查国内互联网公司的数据,也会要求这些公司交出数据,但这些行为没有写在法律里;但现在不同了,有了国家强制力量的庇护,可以想见的是,中国的互联网将会更加封闭,政府对信息的审查和收集也会更加肆无忌惮.我在想,也许未来某一天,当 GFW 也被写进法律的时候,那些除了举手以外什么都不会的人大代表们也会投出赞成票吧?到那个时候,社会上反对的声音将会比现在更微弱,更无力;这就好像温水煮青蛙,最终让每个人在沸腾的开水里也无力挣扎.

奥威尔真是有先见之明. 1984 里写到,为了构筑一个极端极权的国家,统治者不断地向人民灌输战争的残酷,敌人的可恨,甚至不惜向人民描述根本不存在的战争,借此激发人民对别国的仇恨和对祖国的依赖.这是靠恐惧和仇恨这两种极端情绪摧毁人的理智.你看看,除了把所谓的"战场"放在了网络空间,我朝现在在做的事情跟奥威尔笔下的"老大哥"一模一样.

28 年后,我们失望地看到,当年无数仁人志士的鲜血,全都白流了.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仍然每天上演,越来越多的人在污浊灰暗沉重压抑的空气中接受了奴隶的思想,做着奴隶才会做的事情.真正的罪恶被越藏越深.

我所能做的,只是再一次祈祷,逝者安息.

以上.

2 thoughts on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