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论"蚍蜉撼大树"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news-clip chengyus-weibo

先说说怎么回事.广电的手游审查新规正式实施,被指过于苛刻,死板,官僚化,成为了手游开发者,特别是独立游戏开发者的又一个障碍.因此,有开发者在知乎上众筹 5 万元起诉广电,目前已经达成众筹目标.

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骂广电.1,国内手游行业真的是乱得不像话了,确实应当以某种恰当的方式去整顿.2,骂广电有什么用?然而这并不是说现在执行的这套审核机制是正确的.一定程度上,我是说一定程度上,它跟我朝的其它一些做法一样,只是赵家人加强统治的工具罢了.

无法反驳的一点是,手游审查新规确实动了一些人的奶酪.然而这奶酪并非是腾讯,网易这样大厂所有,而是那些小作坊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说,这是这个行业内力量相对弱小的一群人受到了伤害),一些回击显然是必要的.

于是一位叫陈宇的开发者站了出来.讲道理,如何如何地盛赞这个人,吹捧这个人,甚至封他一个"真正有骨气的开发者"这样的称号的行为完全是扯淡.一群小朋友的棒棒糖被混混抢了,其中一个跳出来试着去夺回,于是你就夸奖这一个小朋友?他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情.游戏的发行因为新规的实施而更加的困难,开发者的生存更加不易,甚至面临丢饭碗的危险,你说他们该不该,哪怕是抗争一小下?

所以陈宇挺身而出了,而其它的开发者呢?如同上文第二张图所述,(至少在知乎)敢于对新规表达自己的"态度""立场"的人数不胜数,而采取行动的却又屈指可数.令人唏嘘不已.

正好,前几天看了互联网之子这部纪录片,真正让我领悟了民主该是什么样子的.面对明显有利于那几家可以左右国会投票结果的大公司的 SOPA 法案,在绝大多数议员均表示支持 SOPA 的情况下,一群普通人仍然执着地靠最原始的方法抗议:游行,演说,传发电子邮件.结果是,力量较弱的那一方竟然胜利了,SOPA 法案被否决.有的人会说美式民主也是虚伪的,是的我承认,但别人至少敢在首都的繁华地带立起言辞尖锐的标语而不用担心驱逐,别人能成立民间组织来抵抗法案通过而不畏惧被挂上一个"反动"的罪名,大庭广众之下的演说者也可以无畏地吼出自己的口号,抗议者建立的网站竟不用担心被政府封停.我并不是羡慕别人如何如何,只是想说,这些在这片土地上都是不可能,也真是可惜.

我们说"蚍蜉撼大树,可笑不量力".但蚍蜉难道不能撼动大树? Aaron 就做到了.我想我们的国民也是可以做到的,而且曾经是拥有这样的能力的,只是现在被吓得不敢妄动了.我不得不说我朝的统治真的独有成效,人民在这样的管辖之下真的越来越奴性了.没有反抗精神,像看笑话一样看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竟不认为关自己的事!有的只是在微博或其它什么地方问候一下广电那帮人的母亲,有的只是为自己和别人手制一些"相信明天会更好"的麻醉药,稍微好一点的,给陈宇打去一笔钱,算是精神上支持陈宇的这次行动.然而,我看到了人们冲出门去游行抗议了吗?我看到了人们无休止地给广电打电话写邮件反映自己的意见了吗?我看到各大手游厂商手游市场在自己的官网,微博或是公众号或是其他任何可能的地方用黑体大大地写上"不要掐灭国产手游的希望"了吗?除了陈宇一个人赤手空拳敲打高墙,我竟看不到另外有谁用行动而非单薄的言语去反抗一个本来就是不合理的法规,制度乃至体制?

另外一方面,独立开发者有骨气,难道大厂就不该有骨气?抗击 SOPA 过程中 Wikipedia, Mozilla, Reddit 等等等等一系列的美国互联网巨头同时在"黑屏日"把自家的网站黑屏 24 小时,这 tm 才是一家信仰技术的企业(其实像 Wikipedia 这样的并不能称为企业)最起码的骨气和操守!我看到这些在全球范围内影响力都数一数二的网站在自己的首页用巨大的字体写下"The internet must remain free"或"Protect the Internet"的时候,真的是为之动容.而我们本土的互联网巨头们呢?忙着和友商撕逼论战,忙于公关忙于数钱,忙于在社交媒体上展示自己高超过人的营销技巧,忙着巧妙应对 xx 门事件,对用户油嘴滑舌对当轴者点头哈腰,极尽丑态.这就是这个国家的现状,民众没有骨气,更不要说以赚钱为第一要义的企业.

我要说的是,这样的民族永远没有出路,只有任人宰割的宿命.手游新规这么多的反对者,除了绞尽脑汁想出几个更恶俗更下流的词来谩骂当局,他们还会干嘛?真正站出来的抗争者,几乎没有.大家都想着,这不是一件好事,但又关我什么事?于是只是骂两句,便就此收手,逆来顺受地接受着错误的法令.湖里的鱼虽然多,渔人每天打一网都不见得网得到你,但是,同在一片水域,又有谁逃得脱任人宰割的命运?

抗争者永是孤独的,之前那位,因无法访问 Google 起诉运营商,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今天陈宇的一纸诉状也未必能有好的结果(还好他自己知道这一点).因为只身一人是无法撼动一个固若金汤的体制的,我们需要的是更多人的觉醒,让他们看到这些事情和他们自己的关系,靠自己的行动来为自己争取自己的权益,而不是沉醉在一个集体幻觉中,不能自拔.

最后,还是用 clowwindy 大神的话来结束.这段话跟本文没多大关系,但很能说明我的想法.

很多人要么一窝蜂的支持,要么一窝蜂的反对,还要把它给封禁掉,大概这种心理鲁迅先生也曾批判过。如果你们真的那么讨厌商业,那你们应该首先把你们的苹果设备给摔了,因为它就是商业社会巅峰造极的产物。我反对不喜欢一个东西就要拿出简单粗暴的制裁手段,正是这种习性成就了 GFW。
维护这个项目到现在大概总共回复过几千个问题,开始慢慢想清楚了一件事,为什么会存在 GFW。从这些提问可以看出,大部分人的自理能力都很差,只是等着别人帮他。特别是那些从 App Store 下载了 App 用着公共服务器的人,经常发来一封只有四个字的邮件:“不能用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社会常识,花一分钟写的问题,不能期待一个毫无交情的陌生人花一个小时耐心地问你版本和操作步骤,模拟出你的环境来帮你分析解决。
Windows 版加上 GFWList 功能以来,我反复呼吁给 GFWList 提交规则,但是一个月过去了竟然一个提交都没有。如果没有人做一点什么,它自己是不会更新的啊,没有人会义务地帮你打理这些。我觉得,政府无限的权力,都是大部分人自己放弃的。假货坑爹,让政府审核。孩子管不好,让政府关网吧。房价太高,让政府去限购。我们的文化实在太独特,创造出了家长式威权政府,GFW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一个社会矛盾的终极调和器,最终生活不能自理的你每天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给政府审查一遍,以免伤害到其他同样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这是一个零和游戏,越和这样的用户打交道,越对未来持悲观态度,觉得 GFW 可能永远也不会消失,而墙内的这个局域网看起来还似乎生机勃勃的自成一体,真是让人绝望。

以上.

另:不管我上面写了些什么,我还是要给那些忍辱负重为自己的梦想努力的独立游戏开发者加油.游戏是"第九艺术",类比地说,游戏开发者也就是艺术家了.只有艰苦的环境能够造就真正的 Masterpiece, 独立游戏史上无数先例都证明了这一点.加油.

One thought on “当我们谈论"蚍蜉撼大树"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